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露子的公开处刑

露子的公开处刑

2016-09-22 06:54 PM作者:琪琪色,琪琪色影院,琪琪色原网站,琪琪色原网站20,琪琪色原网站影音先锋

.
  独自在陌生的城市生活,每天一成不变的上下班生活,平静安逸的同时,也会期待偶尔出现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不论是惊是喜,总好过枯燥乏味。虽然这些默默的期待从不曾真正出现过。


  今日吃过晚饭,觉得很累,尝试着看了会儿书,又看了会儿电视,却总提不起神,也许是近日工作忙碌,压力
累积的结果,于是决定早早上床休息,不想一会儿便沉沉入睡。


  忽然浑身一阵疼痛,摔倒在地的感觉中,迷迷糊糊的醒来,这是睡觉掉下床了吗,我睡相一向很不错的呀。睁
开眼,一片漆黑,耳边传来有人走动的脚步声,手下意识的摸了下身下,瞬间清醒过来,触感不是柔软棉被的熟悉
质感,而是粗糙的麻布,于是不断伸手向周围摸去。这是个麻布袋,我怎么被人装进了麻布袋里面,麻布袋的口是
紧紧扎着的,从里面是别想打开的。难道是绑架?心里不禁慌乱起来。


  就在这时,感觉到麻布袋被人提起,然后在地上拖动了一段距离,顿时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袋口被打开了,那
人将麻布袋拉下来一点,正好把我的头露出来。


  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眼前一个健壮高大的男人,穿着黑色皮革连体紧身衣,强壮的肌肉线条一览无遗,连胯
下的雄性特征也凸现出来,看的一阵脸红心跳。男人脚上穿着黑色皮军靴,头上戴着黑色皮革头套,看不到表情和
长相,手上戴着一副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薄手套。四周还有几个同样穿着的强壮男人分散站着,只不过他们脖子上
都多了一个黑色金属项圈,上面挂着牌子,牌子上好像有数字,光线昏暗,看不清楚。


  「你是露子小姐吗?」高大男人用冷漠的声音问。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为什么要绑架我?这是什么地方?要把我怎么样?你们……」我惊恐的叫起来。


  啪!啪!惊叫被左右两下耳光打断。面前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皮拍,看起来就像古装剧里专门用来掌嘴的那种
刑具。从来也没有挨过耳光的我,顿时吓得不敢再尖叫。可是紧接着,男人又用皮拍狠狠的给了我两下耳光,打得
两颊火辣辣的疼起来。


  「刚才两下是因为你乱叫乱喊,这两下是让你加深印象,既然到了这儿就要听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你
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然,就要受到惩罚。这是第一次,才会给你解释一下,以后犯错,会直接施与惩罚,明白了吗,
露子小姐?」「明白了!明白了!」还被装在麻袋里的我,赶紧点头回答。


  「很好,下面正式开始吧。」说着,男人对周围做了个手势。


  开始?要开始什么?我还没来得及想,边上就有一个壮汉上来提起麻袋,拖进了隔壁的房间。


  这是一个白色磨砂玻璃房,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物,光线却不受阻碍的透进来,比刚才的房间明亮很多。玻璃
房屋顶四角都装有监视摄像头,组合起来能拍清楚房间里买一个角落。房间中间放着一张银白色金属审讯椅,审讯
椅对面的高台上摆放着一张审判桌和一把审判椅。


  刚刚为首的男人这时坐到了审判桌后面,冷冷的说:「脱光,放上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两个壮汉上来
把我从麻袋里拖出来,然后一个用力抓住我,另一个粗暴的上来脱衣服。身上还穿着晚上入睡时的粉色丝质睡裙,
经不起壮汉两下就被撕成了碎片从身上扯下,全身就剩下一条白色蕾丝丁字裤。突然的刺激和强烈的羞辱瞬间冲溃
了理智,我尖叫着剧烈扭动挣扎起来。


  啪!背上狠狠挨了一鞭子,疼的浑身一僵,撕衣服的壮汉趁机一把扯下了我的蕾丝丁字裤,我再次剧烈挣扎喊
叫起来。结果自然是受到惩罚,又狠狠挨了鞭子。这回看清了,有另一个壮汉手执一根细细的长鞭,每一下手腕抖
动,长鞭就灵巧抽出,准确的落在我身上,怎么挣扎扭动都不能躲开分毫。一下下火辣辣的疼,却只留下浅浅一个
红印,丝毫不损伤娇嫩的肌肤。若不是旁观,一定会赞叹这种鞭刑技艺的精湛,可是现在接受惩罚的是我自己,就
只能无力的挣扎哭喊。


  鞭子一下下抽打在后背和屁股上,疼痛渐渐让我恢复了理智,终于想起之前为首男人的警告,赶紧强忍住巨大
的恐惧、疼痛和羞耻感,不敢再挣扎哭喊,果然鞭刑随之停止。


  这时我注意到,壮汉项圈的牌子上都有数字编号,抓住我的是一号,撕衣服的是二号,施鞭刑的是三号。一号
和二号分别在左右两边,一手抓起我的胳膊,一手居然抓住我的乳房,还使劲搓揉了几下,我下意识的就要叫喊,
可是害怕再被鞭打,赶紧咬住嘴唇不敢出声,只有身体本能的扭动了几下。


  我被拖到审讯椅上坐下,金属的冰凉刺激的我一激灵,本能的就要跳起来,可是被紧紧抓住的我不能挪动分毫,
屁股和私处紧紧贴着金属凳面,冰凉的金属感从下体传入体内,不断提醒着我现在是浑身赤裸着被迫坐在冰凉的金
属审讯椅上。


  二号从椅背两侧抽出足有十多厘米宽的金属腰铐,拉到前面扣紧锁上,整个腰部都被紧紧的固定在椅背上;接
着双手被放到两边扶手上,手腕、手肘和上臂,各有一个金属铐紧紧锁住;然后双腿被强行大幅度分开,私处顿时
暴露出来——审讯椅的凳面很窄,背臀紧锁在椅背上时,凳面也仅到大腿根部,两腿被强行分开后,私处就毫无遮
挡的暴露出来——「啊!!」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尖叫,可是意料中的鞭打并没有出现,自以为侥幸的抬头撞上高坐
在审判椅上男人凌厉的眼神,禁不住浑身一颤,直觉也许并不是侥幸幸免,而是有其他惩罚在等着我。我两腿被向
两侧后方拽去,脚踝被金属铐分别紧锁在审讯椅的两条后椅腿上,这样比锁在前腿上需要更大幅度的张开双腿;紧
接着膝盖和大腿上也被金属铐紧紧锁上。这样我就被牢牢固定在了审讯椅上。


  我平日性格内向保守,稍微暴露的衣服也不敢穿,被男人多看几眼就面红耳赤,现在却被扒光衣服全身赤裸的
锁在一张冰冷的审讯椅上,、两腿被迫大幅张开,接受几个陌生男人肆无忌惮的审视,等待未知的审判刑讯,这真
是噩梦一般的可怕景象。


  「我是审判官,你可以直接称呼大人,下面要开始审讯,不论问你什么都要老实回答,明白了吗?」高坐在审
判椅上的男人冷漠的声音传来。


  「明白。」我赶紧回答,可是声音又轻微又颤抖,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三号,给她掌嘴。」审判官冰冷的下达惩罚命令。我惊恐的看着三号迅速上前用皮拍狠狠打了我正反两个耳
光。原来皮拍真的是专门用来掌嘴的刑具,也许不光用来掌嘴。


  「大人,我明白的,明白的,一定老实回答所有问题。」看着三号还想继续给我掌嘴,我赶紧大声喊出来。


  审判官挥手让三号退开。


  「叫什么名字?」


  「露子。」虽然审判官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我还是如实大声回答,一来是害怕受惩罚,二来心里明白,不论
古今,审讯的时候都有让犯人自报身份的程序。


  我并没有意识到,已经被强制着认同了自己是需要接受审讯和惩罚的囚犯。


  「年龄?」


  「26岁。」


  「你觉得自己长得怎么样?」


  「我觉得长得还算漂亮好看。」我回答完这句觉得不好意思,第一次对着陌生男人夸自己漂亮。


  「具体点,怎么漂亮好看?」审判官继续冷漠的问着。


  我一愣,具体怎么解释呀?难道把平日自以为是的那些都说出来,那太说不出口了。啪!就这一愣神,三号用
皮拍狠狠给了我一耳光。


  「我觉得自己长相妩媚,皮肤白皙娇嫩,腰又细又软,胸和屁股都又大又挺翘。」我不敢再犹豫,大声回答,
说完想起自己现在受刑讯的模样,不禁浑身一阵滚烫。


  「的确长得很风骚,你是风骚的女人吗?」


  「不是,我天生内向保守。」我赶紧否认。


  「那你是处女吗?」


  「是,我是处女。」保守胆小的我可从来没有胆量偷尝禁果。


  「长得这么风骚,真令人难以相信。二号,去检查一下。」「大人,我真的是处女,真的,真的呀!」检查?
我可不想接受什么处女检查,这听起来就觉得无比羞耻。


  啪!啪!我又被三号用拍子抽了正反两下耳光,我猜脸颊应该已经被打的红肿了。


  我的喊叫激怒了审判官,于是审判官下令:「闭嘴!真是屡教不改的蠢货,看来要采取点措施,给你加重惩罚,
强制调教。一号,给她戴上大号的口球。」我很想开口求饶,可是又知道再说话必然进一步激怒审判官,焦急恐惧
又无可奈何。


  一号拿来一个红色的大号实心口球,用力捏开我的嘴,把口球塞进我嘴里,然后把口球两端的皮绑带用力拉到
脑后扣紧。大号实心口球紧紧顶着上下颚,由于绑带扣得很紧,向内压到了舌头根部,却还有一小半红色球体露在
外面。我想叫喊求饶,却只听到自己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两腿张开赤身裸体被锁在审讯椅上的我,现在连嘴也被堵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接受羞耻的处女检查。二
号先用手指把我浓密的阴毛分开,使阴道口清晰的露出来,然后开始揉搓大小阴唇。阵阵酥麻的感觉电流般流遍全
身,我感觉阴部开始湿润,阴道口自动打开,二号将一把金属工具插入阴道,然后张开。原来这是一把阴道扩张器。
接着二号把长柄小镜子伸入扩张开的阴道仔细查看起来。


  过了一会儿,检查完毕,二号把工具收拾起来,可是总觉得扩张器把冰凉的金属感留在了体内。


  「不是处女。」二号恭敬的向审判官汇报。


  我张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怎么会不是处女。紧接着心底一颤,一件深埋在心底,十几年前的陈年旧
事翻上心头,曾被人强暴奸污过。


  「贱妇!竟敢欺瞒撒谎!二号,把贱妇的淫洞堵上!三号,用皮拍抽打这贱妇的奶子。」审判官听到汇报后,
愤怒的下令。


  三号拿来一个粗大的假阳具,上面湿哒哒的沾满了液体。除了小时候被强暴那次以外,从来没有性交经验的我,
看到那么大的假阳具要塞进体内,简直吓坏了,那么大怎么可能进得去。


  二号把假阳具一点点的插入下体,我不禁哭喊挣扎起来,可是戴着大号口球锁在审讯椅上,大声的哭喊只能变
成无助的呻吟,用力的挣扎变成了扭动,扭动幅度最大的反而是没有被束缚住的屁股,看起来就像迎合假阳具插入
一样。


  我以为的进不去或者撕裂疼痛都没有出现,我眼睁睁看着又粗又长的假阳具慢慢滑入下体,紧接着下体产生阵
阵酥麻的饱胀感,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忽然心慌起来,难道我真的天生淫荡。其实,假阳具上的液体是一种高
品质的润滑液,同时具有快速持久催情作用,不管什么贞洁烈女、闺秀淑女,被这种润滑液直接进入下体,也会瞬
间变成淫娃荡妇。当然,这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我还没回过神,三号已经用皮拍抽打起了我又大又挺翘的乳房。


  啪!啪!啪!啪!左右乳房轮流,上下左右各个角度的被拍打着,双乳就像两只受惊的小白兔,不断颤抖乱跳。
皮拍打在乳房上,并不是很疼,完全没有掌嘴是的火辣辣生疼,可是拍击乳房发出的一下下清脆的啪啪声,以及颤
抖跳动的双乳,所产生的强烈羞耻感,比掌嘴的疼痛更让人不堪忍受。


  下体插着粗大假阳具的我,在拍打乳房的啪啪声中,继续接受审讯。


  「贱妇,不是处女,还敢撒谎,觉得应不应当受到这样的惩罚?」我戴着口球完全不能讲话,可是审判官发问
又不能不回答,我只能拼命的点头。


  「那你是否与有妇之夫偷情通奸?」


  听到这个,我恍如晴天霹雳,连男朋友都没有的我,怎么会与有妇之夫偷情通奸。可是口不能言,只能拼命摇
头否认。


  「哼,还敢不承认,看看你自己的淫荡模样!奶子胀大,奶头翘起,扭屁股卖弄风骚,淫洞还不断流淫水。」
我低头向身上看去,由于长时间的拍打,虽然不是非常疼,但是乳房已经发红肿胀,乳头也受刺激的挺立起来,下
体塞着假阳具坐在审讯椅上十分不适,屁股不受控制的扭动着,真正意外的是,饱胀酥麻的下体,真的不断有淫业
顺假阳具流出来,甚至顺着大腿根部流到了审讯椅上。


  「贱妇,承不承认你是淫妇?」


  看着自己下体还在流淌的淫液,戴着口球也不能申辩,很想快点结束这场惩罚,我只能点头,承认自己是淫妇。


  「很好,那么与有妇之夫偷情通奸的,也必然是你这下贱淫妇。现在以通奸罪判处淫妇露子为女囚,编号43
8号,立即执行。」审判官站起来大声宣判,然后亲自走到我面前,从一号手里接过一个艳红色的项圈,放在我面
前停顿了下,让我看清上面刻着「通奸淫妇483」的字样,那是我的罪名和囚犯编号。审判官不顾我拼命的摇头,
拼命扭动挣扎,拼命哭泣呻吟,把项圈套在了我脖子上,并在颈后锁住。


  耳边传来「咔哒」一声,那是项圈扣上锁头的声音,我任命般的安静下来。


  艳红色的金属项圈沉甸甸的套在脖子上,大小正好紧贴皮肤,像是专门为我定制的一样,上面还刻着我的罪名
和女囚编号,从此我就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姓名,只有一个编号的女囚了。


  「开始给通奸淫妇438号行刑!」审判官回到高台上,大声宣布。


  终于被从审讯椅上放下来了,审判官在宣判完以后就离开了,壮汉们在旁边忙碌准备着什么,摸了下口球和项
圈,都锁着没法拿下来,可是我也不敢把假阳具从下体拿出来,只能继续夹着假阳具光屁股坐在地上,活动一下发
麻的手脚,揉几下被皮拍打的肿胀通红的双乳。


  「438,过来!」一号命令道。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通奸淫妇438号,过来!」这回反应过来,这是在叫我,我现在是只有有罪名和编号的女犯了。


  我颤抖着站起来,还没站稳,屁股上突然重重挨了一下,摔倒在地。回头一看,原来二号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我
身后,刚才用硬头皮靴重重地踢了下屁股。


  「438,谁允许你站起来的,跪着爬过去!」二号呵斥着又重重在我另一边屁股上踢了一脚。


  顾不上被男人踢屁股的羞辱,我四肢着地跪爬在地上,可是又是重重一脚踢在屁股上。


  「屁股翘起来!高点!再高点!……对了,两腿分开!再分开点!……就这样,爬过去!」我根据二号的命令
全力调整姿势,两腿大幅度叉开,大白屁股高高翘起,向一号爬去。爬动的时候,带动了假阳具在下体不断扭动,
阵阵不适却伴随着阵阵异样的刺激,淫水涟涟。


  终于爬到了一号面前。


  「真是淫贱。若是贞洁烈妇,必然宁死也不会摆出如此淫贱的姿势。」一号的讽刺让我面红耳赤,羞愧欲死。
贞洁烈妇定会抵死不从,我却因为害怕刑罚,毫不抵抗就主动摆出了淫贱的姿势,而且还淫水连连。也许我真的天
性淫贱,所以才会被抓来接受审判和惩罚。想到这里,再也没有了做贞洁烈妇的勇气,只能乖乖听话,任凭惩处。


  我被带上一副艳红色金属乳罩,说是乳罩,其实就是两个金属圈,带上后与全裸无异,却紧紧勒住乳房根部,
本就被抽打肿胀的双乳,被勒得更加红肿挺翘。


  接着两个乳头上被分别带上两个有细金属链相连的艳红色金属乳夹,乳夹上挂着刻有淫贱字样的金属牌,沉甸
甸的向下坠着乳头,稍微一动,金属牌就晃动起来,更是拖拽着整个乳房晃动。


  「438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抬头看去,瞬间就认出来,那是一副金属贞操带,同样是艳红色的。贞操带曾经盛行了十来个世纪,我以前
出于好奇专门去查阅过相关资料,女人被迫穿上贞操带,从此成为男人的专有物品,是让人想起来就感到羞耻的刑
具。当时完全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被男人强制穿上贞操带。


  「贞操带是管教淫妇的日常用品,看你这淫妇以后怎么与人通奸。」一号说着就开始给我带上贞操带。先把腰
环在我腰上锁紧,再把贞操带穿过胯下从前往后用力一拉锁在背后腰环上,整个阴部就被金属包裹起来,别说通奸,
连摸也摸不到;裆部后半段的金属链条,则深深嵌入股缝里,大白屁股还是完全裸露着的;原来插在下体的假阳具
之前跪爬的时候滑出了体外一部分,现在被贞操带一下勒到了深处。我忍不住喊叫起来,可是带着口球发出的声音
就变成了呻吟。


  「真是淫贱,穿个贞操带还要浪叫。」一号说着扯了下乳夹之间的细链条,引得两块金属牌一阵乱晃,乳头被
拉扯的阵阵生疼,白白的大乳房也跟着乱颤起来。


  接着我被迫穿上一双艳红色及膝高跟长皮靴,跟高足有二十厘米,虽然我平时酷爱各种款式的高跟鞋,但是如
此恐怖的跟高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穿上以后只有足尖着地,站立不稳不说,全身的分量都在足尖上,根本就是虐足
的刑具。长靴绑带系紧,在上端用小锁锁上,就无法脱下了。长靴皮料紧紧贴着皮肤,使我本来就不错的腿部线条
看起来更加性感,可是配合我现在赤身裸体带着刑具的样子,不禁产生异样的羞耻感。


  然互我一头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被向上竖起到头顶中央,用一根长长的艳红色头绳缠绕绑紧成棍状冲天辫。我
曾经在古文献里见过,古代判了重罪的囚犯,不论男女,入狱时头发都被弄成这样,一来是方便施刑,二来是样子
丑陋特殊,让人一见即知是重犯。我现在被判的通奸罪,在古代是等同于杀人谋反的重罪,要被用最羞耻的方式处
死。紧接着想起,文献里还记载了,古代收押淫妇,都要穿艳红色囚衣,因此又称淫色,难怪给我用的刑具都是艳
红色的。


  一号拿来一根粗铁链,一头栓在我的项圈上,一头拉着往门外走去。我穿着虐足靴走了两三步就摔倒在地,一
号不理我,继续拖着我往外。我来不及站起来,只能跪爬着跟上一号。根本来不及想门外是什么。


  一出玻璃房的门,瞬间强烈的光线刺得我眼睛也睁不开,闭着眼被一号拖着又跪爬了一段,才听到「停下!」
的命令。


  双眼慢慢适应了光线睁开,入眼的景象瞬间把我惊呆了,紧接着羞耻欲死。


  玻璃房外面是一个巨大的处刑台,我独自跪爬在上面,强光是处刑台四周的聚光灯一起打在我身上,处刑台下
方坐满了脸带各式面具的观众,另外有多个摄像头各个角度对着我,直播到处刑台后方的四块大屏幕上。一块屏幕
上是处刑台全景:巨大的处刑台上,一个女犯满身淫色刑具,扎着冲天辫,带着口球,套着项圈,穿着束缚乳罩,
挂着乳夹,穿着贞操带,绑着虐足靴,屁股翘起,两腿分开跪爬在处刑台上。另外三个屏幕都不断切换显示着特写
镜头:被迫张开的小嘴、红肿的双乳、大腿根部淫水的痕迹、项圈上的「通奸淫妇438」刻字……我羞得把头扭
向一边,却发现刚才的玻璃屋,从外向里看去竟然是全透明的,再联想到玻璃屋内的监视摄像头……刚才我受审的
全过程也丝毫不漏的被公开示众了。


  也许示众时间够了,一号走到我边上宣布:「公开处刑开始。」一架齐腰高的刑凳放到我面前。刑凳很宽,我
双腿被大幅度分开,笔直绑在刑凳两边的腿上;肩膀被用力向下压,弯腰低头,双手向下分别绑在刑凳另一侧两条
腿上;腹部顶在刑凳上,摆出屁股朝天高高翘起的姿势。我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使劲扭头看向身后的行刑者。还
没来得及看清,就眼前一黑,被戴上了一副眼罩宽大厚实,在后脑处锁上,一点光亮也透不进来。未知才是最大的
恐惧,我被绑在刑凳上,不能反抗、不能喊也不能看,摆出大白屁股高高翘起的羞耻姿势,只能在黑暗里等待,任
凭未知的刑罚落下。


  「呜呜……」屁股上突然传来剧痛,接着又是连续好几下的剧痛。我心里明白过来,这是被打屁股了。但是不
知使用的什么刑具,听不到任何声音,钻心剧痛一下下连续不断密集传来,我忍不住挣扎喊叫,可是被堵嘴捆绑,
只能呻吟着扭动唯一未被束缚住的大屁股,完全无助于抵抗剧痛传来。


  我看不到的是,抽打我的是一根特制细软鞭,韧性绝佳,抽动时无声无息,落下时剧痛难忍。鞭子极细,行刑
者手法老练,每一下的落点都不一样,又准又快,一顿鞭子抽完,整个屁股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细细的鞭痕,每一道
都高高肿起,却不会破皮留疤。


  钻心剧痛终于不再传来,就在我以为这一轮惩罚结束的时候,啪!屁股上又开始有刑具落下,声音清脆响亮。
我看不到,凭触感,像是硬板子打在屁股上,脑中不禁出现了古装影视剧里,专门用来打屁股的那种宽大板子。板
子落下时,没有那种钻心的疼痛,但是拍击在刚才的鞭痕上,是火烧火燎般的疼。我想此时大屏幕上一定是我正在
被打的打屁股,每一下的痕迹、屁股肉的颤抖一定都清晰可见,伴随着响亮的打屁股声音,外加扭动屁股时下体假
阳具产生的异样快感,羞耻难堪比疼痛更加难忍。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已经轮番换了好几样刑具,早已泪流满面,无力呻吟挣扎,只有屁股肉本能的一下下颤抖
着,我感觉屁股一定早已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我被从刑凳上放下来,按照命令,强忍疼痛,颤抖着跪在处
刑台上。眼罩被取下,我看到身边有各种鞭子板子拍子十来样打屁股的刑具,一阵惊恐,难道这些刚才都轮流用来
打我屁股。伸手摸了下屁股,虽然被打得皮肉麻木,摸上去刺痛滚烫,红肿的有两倍大,可是居然没有任何一道伤
口流血裂开。


  其实,行刑者交替搭配使用各种刑具,充分利用各种刑具的特点,可以把施刑力度控制在不损伤皮肉的范围内,
方便长时间施刑,使受刑痛苦成倍叠加,达到更好的惩罚效果。


  刑凳撤下去以后,处刑台上拉起了上下两条横跨处刑台两端的绳索,上面一条是一人多高普通的绳索,下面一
条是齐胸高棉绳,密密麻麻的打着许多大大的绳结。


  行刑者给我带上一副手铐,两手间很短的一段铁链挂在上面的绳索上,呈吊绑的姿势。然后行刑者把贞操带和
假阳具取下,不知为何,下体忽然觉得一阵空洞。行刑者把绳索用力向下压到我腰部的高度,命令我跨坐上去,然
后松开手,齐胸高的绳索顿时弹起,紧紧勒住我的阴部和股缝。


  接着行刑者给我戴上脚镣。中间一根锁链从上往下连着大中小三副短镣铐,大的锁在大腿根部,中的锁在膝盖
处,小的锁住脚踝。


  穿戴完毕,我被命令从绳索的这头走到对面去。


  一走起来才真正体会绳刑的痛苦。穿着虐足靴,戴着严酷沉重的脚镣,正常走路已经十分艰难,一走起来绳索
就摩擦着下体;这些且不说,更痛苦的是,绳索上密密麻麻的绳结,会深深嵌入阴部和肛门,刺激的浑身一阵颤抖,
疼痛中又有快感,无法言表的痛苦。我才走了两三个绳结,就两腿一软,可能双手被吊绑着,不会真的摔倒,行刑
者已经劈头盖脸的抽来鞭子。眼前还有长长绳索,密密麻麻数不清的绳结,我挣扎着站好,继续一点点迈步向前。


  绳结一个个的嵌入阴部,再一个个的嵌入肛门,我早已泪流满面,大汗淋漓,按理说早就该被勒的麻木的下体,
却越来越敏感,疼痛和快感都更加清晰的传来,甚至有淫业不断流出,顺着大腿留下。我并不知道这绳索是在特殊
药水里浸泡过的,可以治疗肉体损伤麻痹,刺激触感和性欲。


  终于走到了尽头,行刑者把手铐脚镣取下,让我坐到一个铁架子中间的一道横杆上。横杆能支撑身体,却完全
不起遮挡作用,反而对刚刚被打了屁股的我来说,坐上去就是一种酷刑。但是我已经无力反抗,只能乖乖任命听话。
我的腰部、胸部上下、脖子、头发都被用拘束带绑在型架上,双手被拘束带反绑在型架背后。


  行刑者用一根拘束带从背后穿过双臂,向中间拉紧绑好,我的肩膀就向后收缩夹紧,胸部被迫高高挺起。型架
横杠两侧是两根成90度分开的长金属杆,我的双腿被分开绑在上面,脚踝、小腿、膝盖上下、大腿根部都用拘束
带绑住。


  我被十几根拘束带牢牢绑在金属刑架上,连晃动一下也做不到。行刑者像是很满意我现在的样子,在被迫高高
挺起的乳房上用力揉了两下。


  一块大屏幕上出现了我胯下的特写镜头,天哪!那是什么样的景象!经过刚才的绳刑,淫水到现在还在不断流
出,整个胯下乃至大腿根部遍布亮晶晶粘液,原本浓密黝黑的阴毛变成黏糊糊一片。


  「真是淫贱!润滑液不需要了,但是烈性春药正好合适你,会让淫贱本性彻底暴露出来。」行刑官说着拿起一
个比之前更粗更长的假阳具,上面涂抹着厚厚一层粘液。


  我羞耻惊恐地看着假阳具缓缓进入体内,完全插入后,有一种顶在肚子里、阴道饱胀欲裂的异样难受。还没来
得及细细体会,假阳具震动旋转起来。本已被各种刑具和性药折腾的淫水连连的我,瞬间就达到高潮,被强烈的快
感淹没。震动自然没有停下,并且逐渐加大频率和幅度,一次次更加强烈的快感传来。被全身拘束不能反抗的我,
随着强度的增大一次次被迫高潮,呼吸急促,浑身颤抖,皮肤泛红,大汗淋漓……可是假阳具还在体内以更大的强
度震动旋转着。


  长时间的惊恐羞辱和痛苦的肉体刑罚已经彻底耗光了我的精力体力,再连续强制高潮,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可是感知依旧敏锐,一波波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我忽然意识到,对女人来说,性药和振动棒才是能把任何
贞洁烈妇彻底变成淫娃荡妇的真正酷刑……又是一次被动高潮,强烈的痛苦和快感淹没我的时候,我终于两眼一黑,
什么也不知道了。


  「滴滴滴,滴滴滴……」我惯性伸手按掉闹钟,翻个身打算继续睡。忽然反应过来,瞬间惊醒……清晨的阳光
透过窗帘缝隙射入房间,熟悉的房间,就像我每天早上醒来时一样,身上也没有任何不适,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可
怕的噩梦,可是那么清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空白信封,里面有一把小巧的钥匙,和一串写在信封
内面上的电话号码。


  我下意识向身上抹去,手瞬间僵住……我从没有裸睡的习惯,现在身上却一丝不挂,说一丝不挂也不确切,因
为脖子上多了一个东西……我跳起来冲到镜子前,镜子里的身影赤身裸体,戴着一个精致的艳红色皮项圈,上面刻
着「通奸淫妇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