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给予母亲的疼痛3

给予母亲的疼痛3

2016-09-22 05:29 PM作者:琪琪色,琪琪色影院,琪琪色原网站,琪琪色原网站20,琪琪色原网站影音先锋

.
  下午,晨和关晴在家中庭院自助烧烤,徐徐的凉风吹来,让人十分惬意。晨一边吃着竹签穿起来的烤肉,一边
享受关晴的服务。晨坐在椅子上,关晴穿着黑色抹胸连衣裙,坐在儿子的大腿上,小穴吞吐着晨的硕大,一边细细
地呻吟,一边看着儿子吃烤肉。任何一个母亲看着儿子吃自己亲手做的食物都会充满幸福感。


  「晨……好吃吗?」关晴问道。


  「味道很美味,但是妈妈,这肉质太老了。」晨皱着眉,嘟着嘴咽下烤肉。


  「啊……那待会儿妈妈选一块嫩的……恩恩……重新给你烤……」关晴拿下晨手中剩余的烤肉,自己咬一口,
确实有点老。但是烤肉不可避免地肉质会被烤老一些,不像做菜油炸的嫩。


  「那我来选。」晨眯眯眼,咧嘴一笑。抱着妈妈冲刺起来。


  「啊啊……好……恩恩……晨……」关晴紧紧贴着儿子,放肆地呻吟起来。


  等结束了这场性爱,晨命令手下拿来干桂圆和烈酒。关晴皱眉,「晨,可不许多喝酒。酒很伤胃的。」


  「放心吧,是给你这个贱货喝的,而且还是这个嘴。」晨坏笑着,手扣进了还肿胀濡润的小穴。关晴一下子就
感觉脸发烫起来

◆◆◆每日更新色情电影www.qwqw11.com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


  「我们历史课上讲到惩罚通奸淫妇的刑罚,里面有个创意挺不错的,我当时就在想,回来一定要在你这个贱人
身上试验一番,看是否有那个效果。」晨说着,手下已经拿来了。


  「你拿一根长棍,把这贱人的双脚绑在棍子上。」晨吩咐手下强子。强子忠心于晨,是关晴雇佣强子的时候告
诉他的,强子记得当时女主人对他说:「只有晨是你的主人,你不可以反对晨的任何命令。」


  从刚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强子觉得自己的心脏承受能力非同常人了。之前的日本兵就是他和另一个一
起的同伴扮演的。


  关晴顺从地躺在草坪上,让强子把她的腿拉到了极限,接近180度地绑在棍子上面。没有穿内裤的小穴呈现
在阳光的照射下面,上面还泛着水光,粉嫩诱人。


  感觉到强子的目光,关晴屈辱地闭上眼睛。毕竟平时都是由一个慈母的面貌示人,在每一次的这种极限游戏中,
只要有他人在场,关晴都觉得十分难堪。


  「母狗,将这些桂圆干都塞进你的子宫当中。能塞多少塞多少。」晨将袋子提到关晴的身旁。


  「好的,主人。」关晴点头,强子完成任务后就站在旁边了,她拿起桂圆干,一粒一粒地塞到自己的小穴当中。
不久,小穴就已经塞不动了,关晴深呼吸一下,用手指往里面堵。


  「啊啊……啊……恩……主人……有一些桂圆干已经穿过子宫项……进入了贱货的子宫了……啊……」关晴呻
吟着说。


  「不错,继续。」


  「啊……啊啊……」关晴不断地塞进去,忍受子宫项穿过异物的疼痛感,又过了一会儿,关晴已经无法往里面
塞了。「晨……主人……已经进不去了……子宫……子宫已经满了……啊啊……」


  「乖,主人找个东西来帮你。」晨拿来一个木棒,放到关晴的手中。


  关晴认命地闭上眼,她从来不会违背晨的意愿,颤抖着手,将木棒放在小穴的外面,双手用力,将木棍往里面
挤压!一瞬间,整个庭院都充斥着关晴痛苦的尖叫和呐喊声。


  「啊啊啊啊…………子宫……子宫已经要被塞爆了……子宫项都被撑大了……啊啊啊……主人……」关晴再怎
么用力,桂圆干都已经塞不进去了。


  「好了……可以了……估计古时候的淫妇也没有被这么狠地虐待吧……母狗辛苦了……」晨将关晴的手拿开,
看见母亲的小穴颜色娇艳地快要滴出血来。「妈妈,当初我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呢。小腹都凸起来了……妈妈真用
功……那就奖励妈妈当初分娩我的时候都没有享受过的疼痛吧……」


  晨将烈酒一点一点地灌入关晴的小穴当中,「当桂圆干遇到烈酒,会膨胀到晒干后的体积的两倍不止……你的
子宫会慢慢地被到极限,然后被撑破,就像生孩子的大血崩一样。然后你会慢慢地流干血……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


  关晴无奈地呻吟:「这样的死亡比瞬间死亡疼痛难受百倍……」


  「骚货,我就是喜欢看你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充满了美感……」晨灌完了烈酒,然后松开关晴的脚。


  「妈妈,给我烤一个真正美味的烤肉吧。」晨要求到。


  「好的,母狗起来给主人烤。」关晴挣扎地站起来,桂圆干在子宫当中摩擦,那感觉疼痛酥麻,让她站都站不
直。


  「我要挑这两块最嫩的肉。」他揉捏着母亲雪白而硕大的乳房,两个手指用力一掐关晴逐渐肿胀起来的乳头,
关晴呻吟着站不稳,倒在儿子的怀里,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背却不由自主地挺起来,让儿子的手指好好爱怜她的
乳头。


  她的乳头因为为晨哺乳变得硕大,被晨一捏,乳头肉被压扁,想要被掐下来一样的力道,关晴明白儿子想要烤
她的乳房。「你小的时候,妈妈为你喝奶,现在你长大了,妈妈的乳房给你当烤肉吃。晨,妈妈的身体都是你的,
妈妈会为烤出最美味的烤肉。」


  只要晨想要,她就会给他最好的。这就是关晴的想法。在儿子面前各种姿态都展现出过,基本的羞耻心里早已
经被磨灭了。她乐于自己的身体能为儿子带来快乐。


  「晨,等妈妈一下,妈妈去拿些工具。」关晴微微一笑,然后步伐蹒跚地离开。


  晨坐在椅子上等妈妈,这个游戏不仅仅是他主导,每当妈妈自己有什么想法,要求晨给予她无与伦比的疼痛的
时候,晨总是兴奋无比。而关晴也知道,所以她自己也会让游戏变得更加刺激,哪怕是让她痛不欲生的代价。她已
经离不开这个游戏了,每当接近死亡的时候,她总是战栗着性奋起来。


  当关晴回来的时候,她的小腹已经像三四月的孕妇一样鼓了出来。关晴跪在晨面前,拿出一个手掌型的木板。
「晨,还记得这个是什么吗?」


  「这是小时候我不听话的时候,你这个贱货妈妈拿来打我屁股的木板。」晨接过来,拿在手上。


  「那疼吗?」关晴微笑着看着晨,但是她可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桂圆已经膨胀起来,将她的子宫撑变了
形,现在她一动,就像有木棍绞她的子宫一般疼痛。


  「非常疼,妈妈。」晨瘪嘴,撒娇地回答。


  「那现在百倍地奉还给妈妈的乳房吧。帮妈妈松弛一下肉质吧,乳肉在烤之前,要击打成紫红色才肉质鲜嫩。」
关晴看着晨,说道。


  晨点头,一挥手,木板狠狠地击打在关晴硕大的乳房上。关晴闷哼一声,乳房已经青紫了一片。


  关晴将乳房挺起来,双手死死地攥在身后,让晨更好地施力。


  晨不断地击打,乳房在他的不断努力下,渐渐地遍布了紫红色的痕迹。当第一次的伤痕上再次受到伤害时,疼
痛会加倍。


  「好了,贱货的乳房已经被松弛了。现在用这个铁签刺穿贱货的乳房,让烤肉更入味吧。」关晴制止道,递给
晨一盒烧烤铁签 .


  「但是贱货,我现在想用木板打你的耳光。来报复我小时候的疼痛。」晨将关晴的秀发顺道耳后,温柔地抚摸
她的脸颊。


  「贱货的一切都是你的。」关晴颤抖地顺服道 .


  「让儿子打你的耳光,你还真是个贱货。」晨羞辱道。


  「是的,我是个贱货。」关晴闭上眼,重复道。


  木板呼啸着打在关晴脸上,关晴被打趴在草地上,然后又马上挣扎着跪直。右脸颊已经遍布火辣辣地感觉,嘴
里咸咸的,关晴知道已经流血了。但是巨大的羞辱感比起疼痛更让关晴全身颤抖。


  接下来又啪啪的几个耳光,把关晴打得头晕目眩。


  晨总算打算暂时放过母亲,拿起铁签,对着母亲的乳房穿刺而过。


  「啊啊啊……啊……」她小声地尖叫起来。


  当铁签贯穿后,又被拔出来,如此反复地刺穿,如此乳房已经伤痕累累了,晨又将铁签对准右乳头,顺着乳腺
刺进了关晴的身体里。


  「啊啊……啊……」关晴无法忍受地摇晃着头,「实在是太疼了……」


  「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晨安慰道,然后用力将铁签刺穿了关晴的肋骨,铁钎的另一头居然从背后穿透出
来。


  「呃呃呃嗯嗯……啊……要死了……」她无神地呢喃……


  「这样子才像是烤肉嘛……」晨满意地道:「左边是心脏就算了……我还想看贱货妈妈被古代刑罚虐死的效果
呢……」


  关晴无奈地忍痛准备站起来,但是如今肚子已经被涨到五六月孕妇般大的样子了,子宫一直都是绞痛着,她只
有先趴在草地上,然后再曲起双腿慢慢站起来:「小坏蛋……恩恩……都不来帮帮妈妈。」


  「妈妈痛苦挣扎的样子,是我看起来最性感的样子……晨最爱看,所以晨不会帮妈妈的……」


  关晴被儿子这样子夸赞,即羞耻又觉得甜蜜,她微微一笑,又让脸颊生疼。她走到烧烤架前面,发现烧烤架正
好在她乳房下面一点的位置,当下就知道儿子是早有预谋的。无奈地摇头,她深吸一口气,将乳房俯身放在烧烤架
上:「晨,你看好了……」


  烧烤架上瞬间发出脂肪被烤的吱吱声,同时响起的是关晴痛苦的呻吟:「啊啊啊……天哪…………」


  这样子过了一会儿,关晴发现上面的乳肉无法被烤到,于是她将乳头放在中间,将整个乳房平放在烧烤架上,
整个人都扑在烧烤架上了。


  刚开始的剧痛,过了一会儿关晴便发现烤死了的肉已经不会再疼了。乳房被烤出了焦黄的色泽,并发出诱人的
烤肉香味。


  关晴镇了镇神,将调料均匀地刷在了乳肉上。这时候,关晴觉得都头晕目眩了。


  「主人,请享受美味的烤肉。」关晴强撑着走到儿子面前,她的肚子已经如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了。晨发现她
的小穴已经开始淌血了。「贱货的子宫已经被撑坏了……」


  晨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乳头,一口将乳头咬了下来。平时被肆虐无数遍的乳头就被咬了下来,「乳头有嚼劲,乳
肉很嫩。入味了恰到好处。谢谢你,妈妈。」


  「你喜欢就好。」她脸色已经很苍白了,但是因为晨的满意而很高兴。晨咬下一块乳肉给她,她吃了也觉得很
不错。


  等晨把两个硕大有料的乳房吃完,她的妈妈已经没有乳房了。她的肚子因此显得更大。


  吃饱后,晨拿出平板电脑看电影,关晴躺在草坪上,渐渐地失血。


  当晨看完了一个两个小时的电影时,关晴躺在草坪上已经一动不动,细微地呻吟和不断地轻微抽搐让晨知道关
晴还没有死。他走过去,双手挤压关晴的腹部。


  「啊……疼……晨……」关晴用尽全力挣扎,但是全身都使不出力气来。


  如此一会儿,关晴终于失去了意识,因为失血过多而停止了心跳,也停止了无尽的疼痛。


  晨看了看表,到关晴死亡,已经有了4个小时了。晨觉得这样的死法无比有趣。


  从此一段时间,关晴在做饭前,工作前,干家务前,晨都用用桂圆干和烈酒来增添乐趣。当然,他也学着控制
分量,桂圆干越少,母亲就死得越慢。比如上班前,就少量。在家里干家务就大量,让她随时在子宫撑裂的痛苦中
沉浮。